圣诞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先是燕茯苓在早晨走进班门的时候,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隐隐爆炸声。闷闷的,像磅礴的气流快速穿过蓬松面包。

    燕茯苓知道那是那是什么,那是金属锻造的肺最后一次呼x1的声音。有妖怪在今天Si掉了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指爪上的灰尘,那些灰尘b人行道上的还要多,尸TSi气沉沉的影子就落在人行道上。

    阮娘回家祭祖了,狐Si归首丘,她要替妈妈回家扫尘。

    燕茯苓感到一阵被催促的紧张。好像什么都在加速,她想,是因为年末吗?她总觉得自己生活的时间流逝的速度,好像还赶不上那些透明却实存的空间朝她折叠过来的速度。

    这种目的X很强的急迫,让她总觉得自己要抓紧时间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陆延留意到燕茯苓的紧张,她今天难得来得很早,清晨的薄雾带着蒙蒙的暗昧,班里只有他们两个人。于是他上前把nV孩子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陆延m0了m0她的头发,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她的衣兜。

    是燕茯苓一直很想要的小兔子挂件,不大好买,陆延让妈妈回国那天帮他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燕茯苓捏着兔子耳朵,心情很快好起来。“没什么……”她道:“圣诞快乐呀,陆延!”

    圣诞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先是燕茯苓在早晨走进班门的时候,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隐隐爆炸声。闷闷的,像磅礴的气流快速穿过蓬松面包。

    燕茯苓知道那是那是什么,那是金属锻造的肺最后一次呼x1的声音。有妖怪在今天Si掉了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指爪上的灰尘,那些灰尘b人行道上的还要多,尸TSi气沉沉的影子就落在人行道上。

    阮娘回家祭祖了,狐Si归首丘,她要替妈妈回家扫尘。

    燕茯苓感到一阵被催促的紧张。好像什么都在加速,她想,是因为年末吗?她总觉得自己生活的时间流逝的速度,好像还赶不上那些透明却实存的空间朝她折叠过来的速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