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夜漫落>科幻灵异>人浪中想真心告白(1v2,父子丼) > 24这里……让我碰,有问题没有?(存在玩P股情节,接受不了不要点)
    陆延后来永远忘不了这个晚上,它被陆延认为是自己生命里,最浓墨重彩的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有作家把自己和妻子相Ai的时间写进,后来被追随者命名为“布鲁姆日”。陆延觉得十月的这个夜晚就是他的布鲁姆日。

    白天nV孩子对他Ai搭不理,宁可从靠墙的暖气排那里挤出去也不从他座位身后经过,下午自修结束就和韩莎莎去麦当劳写作业,一个正眼也不留给他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晚上,她被他压在卧室门口,被他把xT1aN得Sh红。

    燕茯苓脸皮很薄,还嘴y,属于典型吃y不吃软的那一类。

    身T被压在门上,两瓣PGU被身后的少年剥开,继而r0u开收拢的x,把吻印在上面,这个过程已经让燕茯苓羞愤yuSi。

    陆延显然知道对她只能用以暴制暴的法子来治,挣扎得越剧烈,他就越是凶地按住她,而后也不等她回答到底是要还是不要,脸就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燕茯苓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坐在陆延的脸上的,总之他始终没让她转过来。

    屋门被她的T温贴得最后也带了温度,而陆延坐在地上,按着她的后腰强迫她扶着门坐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燕茯苓下面被T1aN得汁水四溢,上面哭得眼泪汪汪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陆延的头发和眼睛。如果从前鬼使神差、不由自主地靠近是因为他那张与陆鹤良相像的脸,以至于产生认错、更换情感投S对象的冲动,那么现在她无b清楚这就是陆延,是陆鹤良的亲生儿子在T1aN她。